歷史教訓歷歷在目 印度需拿出緩和局勢的誠意
中國國務委員兼外長王毅與印度外長蘇杰生在莫斯科會晤并達成五點共識,這被普遍認為給中印緩和邊境局勢提供了一個重要機會。無論從當下危機處理還是維護邊境地區長期穩定的角度看,五點共識應當說都做到了直擊要點。問題是,該如何落實這五點共識?這是人們最關心的。

  中國國務委員兼外長王毅與印度外長蘇杰生在莫斯科會晤并達成五點共識,這被普遍認為給中印緩和邊境局勢提供了一個重要機會。兩國外長相互傳遞了不與對方國家為敵的善意,表達了當前邊境緊張局勢不符合兩國利益的共同認識,以及維護邊境地區和平與安寧的愿望,這對給兩國各自的輿論降溫顯然都有好處。

  五點共識再次提出雙方軍隊盡快脫離接觸,保持必要距離,并且表示雙方要在局勢緩和后加快建立新的互信措施。無論從當下危機處理還是維護邊境地區長期穩定的角度看,五點共識應當說都做到了直擊要點。

  問題是,該如何落實這五點共識?這是人們最關心的。洞朗危機之后,中印領導人多次會晤并達成共識,再之后,邊境摩擦又起,今年6月導致了兩國士兵致命性的肢體沖突,本月7日印軍又首次鳴槍威脅中國軍人,邊境的現地形勢一再消蝕人們對雙方協議能夠得到落實的信心。

  中印現在最根本的是缺少基本互信,而且邊境問題被充分激活,形成了兩國社會的意志對抗。雙方都認為自己有優勢,中國的優勢以實力為基礎,中印現在的國力差距顯然遠大于1962年。印方的優勢感則來自于地緣政治的調動能力,美日澳在拉攏它,中國受到美國戰略圍堵,新德里認為中國很怕印度與美日澳結盟的任何動向,所以中方應當用在邊境地區的對印退讓埋單。

  中國取有實力的守勢,而且就事論事。印方則試圖通過縱橫捭闔,把中印邊境摩擦連通到整個印太地緣政治上,搞出賭博式的攻勢。然而中印顯然又都不想打一場新戰爭,兩軍多次群毆,甚至死了人,印軍還鳴槍威脅了,但直到今天雙方沒有發生嚴重軍事沖突,這種情況全世界只在中印邊境地區發生了,足以說明兩國不希望交戰的基本態度。

  但是邊境反復摩擦對峙又告訴人們,恢復邊境地區和平已是很不容易的一件事。如果仔細看,問題最終出在印度一方。印度國內有不同力量,印度政府對邊境政策的把控力不如中方強,民族主義情緒通過印度的選舉機制對政府有很強影響力。

  印度國力的確增長了,雖與中國的差距更大了,但印度社會的自我評估并非如此。印度民族主義勢力總有“現在不是1962年了”,一旦邊境再起戰事,印度可以“對華雪恥”的逞能念頭。他們嚴重高估了自己的力量,也高估了美日澳能夠給予印度的支持,一些人幻想中印新的邊境戰爭將是美日澳印與中國的共同交戰。

  印度的輿論機制導致了印度軍方與媒體聯系頻密,其對華輿論戰非常活躍,軍方需要釋放“先發制人”“搶占制高點”等信息取悅輿論,這強化了印度軍隊在邊境地區的進取表現。

印軍13個師部署中印邊境

點擊看大圖

  印媒報道,印軍已經把陸軍40個師中的13個師部署到了中印邊境,以保持對中方的壓力。

  印度的軍力確實不可小覷。其武裝力量由正規軍、準軍事部隊和后備力量組成。現役部隊分陸、海、空和海岸警衛隊四個部分。總兵力約130萬人,其中陸軍100萬,共有17個軍,下轄為40個師。空軍15萬人,海軍6萬人, 擁有1400架戰機,155艘軍艦。正規軍規模位居全球第三,在中國、美國之后。

  印度一直奉行 “地區性有限威懾”的軍事戰略,圖謀立足南亞、稱雄印度洋、爭做世界強國。平時把45%左右的陸、空兵力部署在西部邊境,保持“進攻態勢”;25%左右的兵力部署在北部邊境,維護其“既得利益”;30%左右的兵力部署在縱深地區,作為戰略預隊。

  把三分之一的陸上兵力部署到中印邊境地區,意味著印度的既定的戰略目標從一定程度上出現了動搖,從大戰略角度看,對中國未必是壞事。

  如果比拼兵力部署,中方更有條件比印方部署的更多、更快、更強。無論是13個師還是40個師,印方都沒有勝算!

裝扮成獵人的印方情報人員

中國軍隊已向印方移交此前“失蹤”的5名印度人

中國軍隊已向印方移交此前“失蹤”的5名印度人

  印度方面近日一直在聲稱,有5名印度人在藏南地區(他們所聲稱的阿魯納恰爾邦)被中國邊防軍“綁架”,也有說是“走丟”。據了解,日前確實有5名印方人員在藏南地區越界,進入西藏的山南市轄區。

    這幾名印度人是裝扮成獵人的印方情報人員。消息人士說,印方不時以這種方式派人越界刺探我方情況,這是他們蠶食中方控制地區的一種手段。遇到這種情況,中方會堅決扣留他們,進行警告、教育后才予釋放。上述5人中方也已經對他們進行了警告、教育,很快將釋放。

  中印邊界漫長,有很開闊的非常備駐守區,印方這幾年在中印邊境地區采取占便宜的進取姿態,這給中方加強邊境管控增加了挑戰。印度軍方和媒體互動頻密,經常散布歪曲真相的信息誤導公眾,煽動其國內民族主義情緒。為應對印方的常態化挑釁,我方近日也在增加中印邊境地區真實情況的信息發布,以正視聽。

“陣風”到貨,印軍買得起用不起

  在“陣風”戰斗機的服役儀式上,印度空軍派出由蘇-30MKI、“美洲虎”、“光輝”戰斗機和“北極星”直升機組成的龐大護航編隊,光是燃料消耗就超過550萬盧比。

  美國“連線”網站稱,印度空軍近日為新到貨的法制“陣風”戰斗機高調舉行入列儀式,以展示這種“可以改變中印邊境空中戰力對比”的先進戰機。但多名印度空軍退役官員表示,在當前印度新冠疫情流行和國家經濟陷入嚴重衰退的背景下,“這些花哨的儀式是浪費金錢”。 而這種抱怨的背后,更暴露出對“陣風”戰斗機的昂貴維護費用可能拖垮印度空軍的擔憂。

  報道稱,法國戰斗機向來以維護費用高而著稱,“陣風”也不例外。更糟糕的是,“陣風”戰斗機的到來使印度空軍需要同時維護多達7種不同類型的飛機,“對于本來已經財務過緊的部隊來說,這極大增加了總體后勤和維護成本”,同時也降低了這些戰機本身的戰備能力。

印度別忘了誤判和逞能的歷史教訓

中印邊境的中國士兵裝備了“關刀”

  從1959年郎久事件到1962年中國對印自衛反擊戰,再到1987年的邊境沖突,印度的戰略誤判和軍事冒險一次次讓自身付出沉重代價。印度不該忘記歷史教訓,切勿再次誤判和逞能,以至“印度夢”夢碎山脊。

  教訓之一,印度切勿錯估國際形勢對其有利,將希望寄托于外部勢力支持。國際戰略環境是印度制定和執行對外政策的重要框架,也是印度在邊境上采取冒險和挑釁政策的重要考量。由于印度試圖將非法的“麥克馬紅線”作為中印正式邊界,兩國邊界爭端在20世紀50年代初已有苗頭。但直至20世紀50年代末,隨著中蘇關系逐漸破裂、美印關系改善以及中國國內經濟發展遭遇巨大困難,印度在中印邊境的政策更加冒進。

  在當時的印度軍政高層看來,中國所處的國內外環境都非常不利。與之相較,印度則是不結盟運動的主要領導者、美蘇爭先拉攏的對象,國際環境對其非常有利,美西方輿論甚至為“印度抵制住紅色中國的擴張”喝彩。

  這種對國際形勢的判斷極大助長了印度的邊境冒險政策,新德里認為“中國不會對印度采取任何軍事行動”。但中印爆發沖突后的事實證明,中國并不會因為外部壓力而放棄領土主權,美蘇也不會給印度提供什么實質性的支持,而是更多將印度作為出售軍火的市場。

  教訓之二,印度切勿低估中國維護主權的決心和能力,錯誤地將中國的忍讓視為妥協。在過去數十年的中印邊境爭端歷史中,中國始終致力于維護邊境安寧、致力于避免邊境沖突,即使在面對印軍的蠶食、挑釁時,中國方面也盡量保持理性與克制。這種理性與克制,表現在中國始終主張和平磋商解決爭端、始終對印軍挑釁行為表示克制(很多時候從大局考慮沒有揭露印軍挑釁行為)、始終將一線部隊脫離接觸作為避免沖突的第一要務。這樣的例子不勝枚舉,比如1959年空喀山口事件后中國邊防部隊暫停巡邏、周恩來總理1960年4月親自赴印度做工作等。

  但印度政府卻將中方的和解誠意和忍讓克制當作軟弱可欺、妥協退讓,認為中國不敢、不愿、不會對印度的軍事挑釁行為做出反擊,這也構成了印度在邊境奉行“前進政策”的邏輯前提。印軍的得寸進尺甚至授權一線部隊開槍的戰爭恐嚇行為,最終被證明是加劇誤判、引發戰爭的危險行為。

  比較典型的例子是,1962年七八月份中印在加勒萬河谷發生軍事對峙,由于中方保持克制,沒有“拿掉”印軍哨所,印度輿論歡呼這是印軍的勝利,認為“只要印度軍隊堅決,中國除了虛聲恫嚇外不會再采取什么行動”,而印度政府給軍方的命令也由“只有遭到射擊時才開槍”,改成“如果中國絕對危險地迫近時就可以開槍”。

  教訓之三,印度切勿盲目自信、高估自身作戰實力,甚至頭腦發熱。“情況不明決心大”,是印度政府在歷次邊境軍事挑釁行動中的生動寫照。從1962年沖突時尼赫魯下令“把中國軍隊清除掉”,到1987年試圖利用軍事演習蠶食中方領土,概莫能外。

  其原因,一方面是軍情系統負責人“大權獨攬”,誤導或者迎合最高領導人。尼赫魯的親信穆立克負責當時印度的唯一情報機構“情報局”,另一名親信考爾先后出任參謀局長和第4軍軍長,兩人給尼赫魯傳遞了“中國軍隊不會反擊”的信號,甚至戰敗后考爾還蒙騙尼赫魯“印度軍隊在適當時候會趕走中國軍隊”。1987年沖突也是當時的軍方鷹派領導人誤導最高層,自恃在蘇式裝備下可以擊敗中國。

中國15式輕型坦克在高原訓練

  另一方面是反對黨和輿論的裹挾鼓動。印度反對黨和媒體熱衷于炒作中印邊境爭端,以民族主義倒逼執政黨做出冒險舉動,甚至誤導執政黨認為印度全國上下已做好“同仇敵愾”的準備。此外,印度的一些軍政要員也熱衷于向媒體釋放強硬信號,迎合民意,但到頭來只是進一步壓縮了政策回旋的余地。不少材料證實,尼赫魯最初也不想與中國發生戰爭,但反對黨的倒逼、輿論的煽動、親信的誤導,最終讓其走上了對華開戰的歧途。

    歷史是最好的老師。雖然世易時移,中印兩國國力和相處關系今非昔比,但當前印度在中印邊境的軍事冒險和挑釁,似乎在開歷史倒車。1959年9月新華社的一篇報道指出,“最近印度政府配合邊境上的軍事進逼,在外交和輿論方面就邊界問題不斷對我國施加壓力……印度政府、國會和所謂公眾輿論以及一部分政界人士利用邊界問題大肆叫嚷,誹謗我國侵略了印度,污蔑我國是帝國主義,并且在印度挑起一個新的反華高潮。帝國主義也正借機煽風點火,竭力挑撥中印關系。”聯想今夕,何其相似。邊境局勢高度微妙敏感之際,真心希望印度政府能以史為鑒、珍愛和平。

 

 

    來源:環球時報、鳳凰網等綜合

在线快3平台 网赚代理广告词 五分时时彩 2019互联网赚钱项目 2019灰色暴利挂机网赚 2019免费挂机网赚 2019年网赚做什么好 北京赛车pk10投注 互联网赚钱 澳彩网彩票注册